监狱陈列馆

历史回眸

秦城监狱纪事

2015/8/13 0:00:00       

“秦城监狱”,人们大都听说过,但对里面的真实情况,人们了解的并不详细。中共党史出版社最近出版的《秦城战犯改造纪实》为我们揭开了秦城监狱神秘面纱的一角。——编者

秦城位于北京市北部的燕山东麓,西面靠着重叠的群山,北、东、南面则是一望平野。其实,在秦城监狱建立之前,秦城只是一个小小的地名。不仅人人可以出入,自古也有百姓居住。

建立于1958年的秦城监狱,是20世纪50年代苏联在同中国处于“蜜月”关系时,援助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经济与国防建设的产物。当时,苏联与中国订立的援助项目共有157个,其中之一便有秦城监狱,但因秦城监狱属

秘密工程,对外

不便公开,所以

外人一般只知

道官方公开的

156个。

当时的秦城监狱,是由苏联专家设计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冯基平是工程负责人之一。富有戏剧性的是,冯基平在“文化大革命”中也被投入这座他亲自主持修建的监狱,而且是同批犯人中最迟一个被释放者。

“文革”前监狱盖有4幢带审讯室的白色楼房,排号为甲、乙、丙、丁。楼房一律三层,砖结构,坡顶。每幢楼房单独成一个院落,楼前有一大片用墙围起来,专供犯人放风的空地。每间监室有20平方米,内有单独的洗手间,其中设有坐式马桶和脚踏式冲水,并配有当时十分先进的洗衣机。

牢门是铁皮包着的木门,房门上方与厕所马桶齐腰部有“窥孔”,供哨兵对犯人24小时监视之用。房内的常置设施只有一张距地面一尺左右的矮床。需要写材料时,管理人员才会送进一张小学生式的单人课桌临时使用。但凳子是永远没有的,床铺就是犯人平日坐的地方。重犯囚室内的墙壁是特制的,囚犯撞墙也不能自杀。

牢房的窗户约一平方米大,距地面两米多高,窗台向上倾斜,窗户向上向外开启。窗户共有三层:纱窗、铁栅和磨砂玻璃窗。室内所有永久性设施都被去掉棱角,打磨成圆形。

在大约有3.5米高的天花板上,安有一个光源微弱的灯泡,那模样就像“一个倒挂的小人头”,它被磨砂灯罩罩住,灯罩外包有铁丝网。如此层层包裹,灯光自然十分暗淡。犯人没有控制这个昏暗光源的权力,因为它的开关在牢房外,由看守操纵。

1967年,又加盖了6栋楼阁、6座监狱大院,6座新监舍的排号顺序为戊、己、庚、辛、壬、癸。

犯人的代号由数码组成。数码分为两个部分,前面的数字标志该人的入狱年份,以公元纪年表示。后面的数字表示该年份入狱的序号。如“6901”,前两位数代表1969年,后两位数代表收监的顺序是该年度的第一人。

犯人按“级别”不同有单独和集体囚禁两种。这种“级别”划分一般是根据犯人在入狱前的官职,有时则根据这名犯人在某一事件的涉及程度。

犯人每月的主食定量为16公斤,一日三餐(周日和节假日只有两餐)由管理员统一送到各监室门前。不过,在伙食标准上,又根据犯人的年龄、入狱前的地位,或是案情的不同进展程度等,分为高低两种。

高级囚犯20世纪70年代每月的伙食费为60元,到90年代随着物价的上涨,有所提高。高级囚犯伙食待遇较好,一般对那里的伙食比较满意。低级囚犯正餐为“一菜一汤”。主食一般是米、面、杂粮搭配,菜是最廉价的蔬菜,少有油水;早饭是玉米面窝窝头和一块拇指大的咸菜。

在高级监区,狱方备有统一的饭盒,不使用窗口,而是打开牢门将饭菜送入。菜有两素一荤,有“真正的汤”。每周一次配送牛奶、水果;特殊犯人或即将出狱的高级犯人则有更好的待遇。低级监区的犯人需自己保管餐具,开饭时,食物通过一个离地面约一尺高的送饭窗口递入。

秦城监狱与普通监狱不同,实行单独放风制度,犯人初到秦城时并不能立即享受放风待遇。每次放风时间20分钟至1个小时不等,时间依当时狱中犯人的数目而定。放风地点为一块用砖墙围起的放风圈,一道高墙又将这个放风圈一分为二。两个放风圈可同时使用,看守站在高高的中墙上,可一览无遗地观察两边格子中的情况。犯人一个一个地被单独放出来,一人一格,隔着高高的墙,谁也看不到其他犯人。

平时,除国民党战犯接触过相对较重的体力劳动外,犯人在秦城监狱多只有轻微的劳动,如做火柴盒,用麦秸编织草帽,这类劳动一般在囚室内进行。

秦城监狱的犯人在接受审讯时,先由一名看守通知,然后将他带出囚室,前往审讯室。来到审讯室门前,将犯人送入室内,看守即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在室外等候。

进入审讯室后,犯人被带到一张凳子前。据国民党战犯沈醉回忆,这张凳子与一般的凳子相比,有着特殊的讲究。它的形状像一个腰粗、两头细的圆鼓。他认为,做成这种形状,是为了防止犯人拿它当武器,袭击审讯人员。

在犯人被允许坐下之前,提审员首先向他交待“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在“文革”期间,则代之以朗读墙上贴着的毛泽东语录:“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动力”;“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等等。

在犯人的对面,有个半圆形的平台,台上有几张由木桌拼起来,上面铺着白布的审讯桌,审讯员和记录员分别坐在桌子两边。在这里,犯人还可以在有靠背的椅子上就座。

犯人接见家属的地方设在同一幢监舍的接见室中。那是一个被中间的一堵墙隔断的两个小房间,中间墙上开有一个小窗口。在一般情况下,接见者和被接见者分处两室,在小窗口处交谈。

犯人家属送给亲人的物品必须在审讯室内交给管理人员,在一本接见人送物单上登记。被审定不能交给犯人的东西,在会见结束后立即责令带回。接见完必须有管理人员在会见单上签字,否则就不能走出监狱的铁门。

秦城监狱设有专门的医务室,配备保健医生和护士。他们只是负责犯人的一般疾病,定期检查“高级犯人”的身体。内容有询问身体一般情况、量血压、抽取血样检查各种指标等。此外,还特别设立一个小小的牙科诊所。据称,秦城监狱的医生对医治因长期单独囚禁导致的“单身牢房综合症”最有经验:只要把这名犯人放入人群中,病很快就会好起来。

秦城监狱犯人专用医院——复兴医院的犯人病房集中在一幢建筑的二楼,病区内有看守把守,每间病房都装有铁门,有监视,也实行放风制度,放风地点在医院大楼的楼顶上。病房约有十平方米,内有一张至两张病床、一个自来水龙头、一个马桶。窗户的玻璃不透明,窗外装着铁栏杆。(摘自邢克鑫编著、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秦城战犯改造纪实》)

相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