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风采

警官事例

上海监狱警察“红烛”日记①灵魂深处的善念

2016/8/24 10:52:38       
 
编者按 
  “红烛精神”激励了几代上海监狱警察,从“燃烧自己照亮别人”,到“当好监狱事业的‘主人翁’、改革前行的‘燃灯者’、平安建设的‘守夜人’以及人格矫治的‘引航员’这四大角色”,“红烛精神”被赋予新的时代内涵。然而多年来,监狱警察这个职业充满神秘色彩,高墙内的他们到底在干些什么,想些什么,又有哪些辛酸苦辣?本报整理了5篇监狱警察“红烛”日记,从今天起陆续刊登,敬请关注。
  讲述人:潘澄(上海监狱总医院医生)
2016年2月4日 星期四 晴
  “快,快……潘主任,16床的快不行了……”
  又是这个16床,心里难免有些抵触。这个人平时不配合治疗,还老拿年轻护士“开涮”,弄得这些小姑娘常常流眼泪。
  这是一个被判处死刑的毒贩,姓王,因患“急性左心衰”和消化道大出血等并发症,从看守所送到我们这里。
  等我赶到的时候,王某意识模糊,面色青紫,呼吸急促,四肢厥冷,下肢浮肿明显,这是明显的“急性心衰”症状,生死悬于一线!
  来不及多想,赶紧抢救,强心、利尿……王某渐渐苏醒过来。
  “谢谢你……潘医生!”王某睁开眼的一刹那,他眼神中透露出来那抹善念着实重重撞击了我的心坎。
  “反正要死的人了,你们不要救我,没价值。”
  “老王,别多想,只要还没送到刑场,你依然是我的病人!”
  王某眼角流下了两行泪,尽管身体虚弱,但依然能看见他因抽咽而引起的胸部起伏。这让我想起那句古话,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亡其鸣亦哀。再恶贯满盈的人,灵魂深处的那份善念其实一直在他心中,无非在很多时候,它被恶念紧紧包围。
  随着宝贵的600cc鲜血徐徐流入体内,王某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一些活力,他使劲地想握住我的手,“这段时间来,我不该那样对你、对护士,这辈子也不该那样对别人,来世我要做个好人……”
  抢救完王某,我又连续收了25名病人,检查、谈话、写病例,一直忙到20点30分,我已经累得手都抬不起来了。
  “病例可以明天再写。”同事小张劝我。
  “没事,都快写完了,但愿今晚能‘消停’一会。”我打趣地说。
  话音刚落,一阵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我知道今晚“消停”不了了。
  某间看守所又把一名浑身散发着恶臭、拖着一条溃烂小腿、目光中透着敌意的犯罪嫌疑人送进病房。病人姓曹,身患肺炎和艾滋病,小腿溃烂已深可见骨。
  “看到没,这是我的‘金字招牌’。”曹某将一条烂腿搁在桌子上,“哪里都不敢留老子。”
  我连眉毛也没抬一下,剪开裤子,去除腐肉,消毒上药,并叮嘱护理组制定了专门的护理计划。
  近一个小时忙碌,伴随一阵阵恶臭,我和护士小王都累得满头大汗。
  再看曹某,已经没有了刚才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而是对着我深深地鞠了一躬……
  其实,像王某和曹某这样的犯人每天都能遇到。我负责的内科病房有120张床位,一年365天几乎天天满员。只要在我这里,我就必须对他们的身体和灵魂负责,我明白一个人只有在身体最虚弱的时候,他们的善念才有可能被激发,而我做的就是在治疗他们身体的同时,去激发他们灵魂深处的那份善念。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综合新闻  余东明 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