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风采

警官事例

上海监狱警察“红烛”日记②随时喷发的“火山”

2016/8/25 17:24:57       
  
 
 
    ( 2016-08-25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综合新闻  余东明 整理  
  讲述人:陈志伟(上海提篮桥监狱管教民警)
    2016年5月26日 星期四 晴
  星辰点点,城市还未苏醒,我已经出门。今天犯人张某要出狱,我得赶着给他送行。
  张某是一名精神病犯人,我跟他交集源于一次“火山爆发”,我们这里把精神病犯人发病统统称之为“火山爆发”。
  “砰砰砰……”犯人撞墙,这是精神病犯人常有的事儿。我想都没想,一个转身就冲进监舍。就在犯人再次撞向墙的一刹那,我飞身挡在他和墙壁之间。
  “醒醒,冷静。”尽管我大声吆喝,但犯人似乎魔鬼附身,充耳不闻,连人带头冲向我的怀里……这名犯人就是张某,当时刚刚入监不久。
  由于他比我整整高了一头、大了一圈,我拼尽全力往前紧紧抱住他的腰,避免他再次自残。“砰”,又是一声闷响,这次是我的背部狠狠地撞在墙上,尽管无比疼痛,但绝不能放手。
  一下,两下,三下……我强迫自己站起来,双手死死撑住张某的上身,双腿和臀部紧紧抵住墙面,胸口、肚子被张某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千钧一发间,同事及时赶到,终于制止了他的暴虐行为,刚刚的撞击使我胸口和背部的酸痛弥漫全身,人当时就瘫软下来……
  后来,张某屡屡发病,有时候会把大便弄得身上、床上、地上到处都是。记得有一次,我和同事一起巡视,迎面一阵恶臭,果不其然张某又犯病了,我和同事赶紧冲到他的监舍,张某抓起大便投向我们,当时根本无法顾及飞溅的污物,我们及时把他制服,并重新给他更换床单,进行了约束性保护。事后我才发现自己的纽扣被扯掉了,手臂上多了几道抓痕。
  百年提篮桥,高墙电网,森严肃穆。我所在的四监区集中关押老弱犯、精神病犯人,其中有140余名像张某这样的精神病犯,这些犯人都是一个个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口”,需要我们去镇守。
  对于这类缺少家人和社会关爱的精神病犯,药物治疗只是一个方面,人文关怀更为重要。我在和张某接触中发现,只要音乐响起,他就能平静下来,于是我就给他搜集了大量好听易学、节奏舒缓的歌曲,不时在管区内播放,同时也给了他一些乐理书,一段时间下来,本是“乐盲”的张某居然萌发了对音乐的兴趣,并与同监舍的人组成了一个音乐组合,自娱自乐。
  张某发病的次数越来越少,所在监舍的纪律也越来越好……
  “陈队长,对不起,在发病时给你添麻烦了。”当我在监狱门口把他移交给家人时,他眼圈红了。就在监狱大门徐徐闭合的一瞬间,他转身看着我说:“我会想你们的。”
  我内心瞬间盈满了勇气,一切艰辛成了过眼云烟,监狱警察的责任与使命感油然而生。我默默祝愿,希望这些“火山”永远地沉寂,不再喷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