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风采

警官事例

上海监狱警察“红烛”日记③需要毅力的熬鹰

2016/8/29 15:41:56       
  
  
 
 
( 2016-08-26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综合新闻  
余东明 整理  
  讲述人:于鲁杰(上海市女子监狱主管民警)
2016年6月20日 星期一 阴
  “报告警官,阿依娜丽吞铁丝了!”
  这个改造困难户,我还没找她,她反倒给我找事了!一瞬间,清晨江南栀子花香带给我的好心情消失殆尽。
  阿依娜丽来自新疆,一个月前刚来我的小组,常有女犯反映,她不洗衣服,都有味了;脾气暴躁,常常大吵大闹;从来不买日用品,偷偷挤别人牙膏;文化也不学,劳动也不认真。
  入监以来,她和管教民警之间的沟通一直用手比划,她因不懂汉语,对任何指令置若罔闻。对于我这个上海监狱系统技能比武冠军来讲,这个犯人的改造也是一件棘手的活儿。
  我心一沉,跨入监舍,只见阿依娜丽躺在床上,胸脯剧烈起伏,嘴里哼哼唧唧,一副极其痛苦的模样。
  无奈,我一边通知医生,一边向室长详细了解情况。
  原来5分钟之前,她自己跟室友讲吞了圆珠笔的弹簧。的确,那支圆珠笔的笔筒和笔芯都在,唯有弹簧不见了。医务人员赶到,测血压、测心跳,一切正常……我做好了送她到监狱总医院动手术的准备。
  但根据以往经验,我不得不冷静下来,一边观察一边思考:阿依娜丽平时十分注重个人利益,我判断她应该没有伤害自己的动机。
  猛然一个念头闪过,我故意大声说:“马上汇报领导,住院开刀。”果不其然,阿依娜丽慌忙坐了起来:“我不去,我不要开刀!”
  真真切切、标标准准,说的是汉语。这可漏了馅!但是在没有找到弹簧之前,我仍然不能确定这出闹剧的真实性。
  弹簧到底在哪里呢?录像回放,我紧盯视频,不放过一丝蛛丝马迹,突然,我发现阿依娜丽偷瞥了一眼探头,然后用右手伸向盲角,似乎在拿什么东西。
  有戏,我和其他民警迅速对阿依娜丽的监房进行清查。床板、席子、被褥、衣服……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大家后背都湿了,却一无所获。
  鞋子!瞬间,我被散落在角落的一只布鞋吸引,我提起鞋子对着水泥地磕了几下,一旁哼哼唧唧的阿依娜丽突然停了下来,并盯着我看。不过鞋子被抖落了一些灰尘之外,什么也没有。我用余光注意到阿依娜丽似乎松了一口气。
  我再次仔细检查,在破损的鞋底边缘似乎有一个线头若隐若现,我用力一拉,一根已经被拉直的弹簧铁丝被抽了出来。
  阿依娜丽的脑袋耷拉了下来,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
  这一刻我意识到,这个难缠犯人的改造之门已经被我打开了……
  在新疆的阿合奇县苏木塔什乡,熬鹰是柯尔克孜族人的重要民族文化。然而,这是一件技术活,和凶猛的苍鹰过招,除了智慧,还需要毅力和决心。
  对于我们这些监狱警察来讲何尝又不是如此呢?每天和罪犯“过招”,就像熬鹰一样需要用智慧和毅力,方能对其进行思想、文化、技术教育,改造其人生观、世界观,使其弃恶从善、回归社会。
(文中服刑人员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