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风采

警官事例

上海监狱警察“红烛”日记⑤打开心扉的矫治

2016/9/2 14:49:41       
   
 
( 2016-09-02 ) 稿件来源: 法制日报综合新闻  余东明 整理  
 
  讲述人:胡静雅(上海市未成年犯管教所心理指导民警)
2016年7月27日 星期三 晴(高温红色预警)
  夜深了,4份心理矫治计划终于全部写完。高温,对于监狱监管工作来说是一个挑战,犯人情绪烦躁,易发生安全事故,作为心理指导警察,这些天工作任务一下子重了很多,每天都要完成3至5人的心理矫治计划。
  李某是早几天就约好的,这是一名因家庭残缺,对社会和生活毫无信心的未管犯,父亲在他9岁时去世,母亲相继改嫁两次。现年18岁,因故意杀人被判15年有期徒刑。
  9:00 咨询
  问:昨天是接见日,有人来看你了吗?
  答:嗯,妈妈来了。
  问:平时想她吗?
  (摇摇头……)
  答:有时会想念爸爸。
  问:她有没有告诉你家里的事?
  答:哥哥要结婚,爸留下的房子给他了。
  问:那你出去以后怎么办?
  答:没想过出去,不想活了……
  13:00 查阅资料
  我翻阅管区队长和李某的谈话记录,几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一是特别怕读书;二是他给法官写信说,晚上一闭眼就看到血喷出来,睡不着,做噩梦;三是想爸爸,常说如果爸爸能回来,就是再坐10年牢都愿意。
  15:00 思考
  给李某作心理矫治,除了专业咨询知识和技巧,还需要我和他之间建立尊重和信任的关系,在整个矫治过程中都要让他感觉到我的真诚,这样才可以帮助他。
  他在童年期就没有建立好对世界的基本信任。父亲的离世让他无所适从。从社会心理的角度来看,父亲对于一个男孩来讲,既是镣铐,也是榜样,父亲虽然离世,但他时时思念他,可以利用这个角色,对他进行引导和矫治。
  16:00 研讨
  每天这个时候,心理健康指导中心的同事都会拿出自己的案例进行研讨。大家认为,像李某这样的长刑犯,从刚刚入监时的害怕、紧张、焦虑到熟悉监狱环境,再到麻木,其间会产生不安定的情绪或自残、自杀、伤人甚至越狱等行为。可以给他设定一些不同时期的改造目标,由小到大,由浅入深。长期目标是减刑后早日出狱,而短期目标就可以有很多,如技能培训考个好成绩、一次记功或者表扬、争取评个改造积极分子等等。
  19:00 矫治计划
  我准备先通过意象技术解决李某的睡眠问题,让他能正常适应改造生活,然后不断修订和调整咨询计划,达到预期矫治效果,帮助他在接受改造的道路上尽量走得顺一点、稳一点。
  相对成年犯来讲,未成年犯的心理问题更加复杂,但处理得好,矫治效果会更好,我们能做的是给每把“心灵之锁”配一把钥匙,打开他们的心扉,矫治他们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