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风采

图片集锦

上海市第四届平安英雄胡水清

2015/12/29 15:19:43       

图像

胡水清,上海市新收犯监狱艾滋病犯专管民警,8年前一次不寻常的选择以及其后连续8年的坚持,成就了他“大墙内的红丝带”的称号。8年间,他瞒着家人,冒着被感染的风险、承受着被误解的、被歧视的压力,长期坚守在艾滋病犯管理教育岗位上,他和他的“胡水清工作室”凭着过硬的职业素养、丰富的科学知识和人道主义精神,默默奉献、真诚感化,先后帮助一百余名艾滋病罪犯走出绝望对抗,重建生活信心,重放生命光彩,在这个特殊的岗位上为建设“平安城市”、促进社会和谐做出了独特贡献。

  担心过、害怕过,但他从没有动摇过

  2005年,为方便艾滋病犯的管理教育和康复治疗,避免混关混押产生的感染、职业暴露等风险,监狱决定筹建艾滋病专管监区,改变分散关押为集中关押。消息传出,大家议论纷纷,许多民警谈“艾”色变,监狱领导心里没了底,担心没有民警愿意来专管监区工作。胡水清第一个打破沉默报了名。在他的带动下,一批民警跟着也报了名。

  虽然态度很坚定,但由于缺乏基本的艾滋病防控知识,心里不禁害怕甚至有些恐惧。最初的那些天,他几乎每天夜里都会做恶梦,梦到被艾滋病患者咬,双手变成一副白骨,哭喊着救命。妻子被惊醒,紧张地问他哭喊什么,他只好撒谎说睡前看了《动物世界》,梦见被蛇咬。自此,家里再也没人看《动物世界》,这竟成了一条不成文的家规。对于如此体贴的妻子,胡水清满怀内疚。因为害怕妻子反对,他一直瞒着自己从事艾滋病罪犯的管教工作的事实。而这个谎言一瞒就是五年,直到第六年胡水清才告诉妻子。妻子埋怨他不该隐瞒,很长一段时间对他不理不睬,在胡水清的一再解释下,妻子最终原谅了他。只是每天上班前总是不忘提醒:“老胡啊,一定要注意安全呀。”

  工作的需要和对家人负疚感让胡水清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艾滋病’到底是个什么病”这个问题整明白。胡水清忘我地投入到艾滋病和防治知识的学习中。购书、借书、泡图书馆更成为他业余生活的主要内容。短短几个月下来,胡水清同志硬生生读了上百本有关艾滋病防治的书籍文献,记载了足有十万余字的读书笔记。为了增加艾滋病防治操作知识,他奔走于社会机构、医疗院所和疾控中心,虚心向医务工作者求教。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胡水清成长为大墙内艾滋病防治的“专家”、“权威”,艾滋病犯口中念念不忘的“胡老师”。

  8年间,先后有15名同志由于各种原因调离了艾滋病犯专管监区。虽然身边的战友不断地更替,但他却从没有动摇过,始终守望着这群特殊的“犯人”,践行着“让每一个生命美丽绽放”的诺言,成为了这条“红丝带”最坚定的守护者。

  平凡言行,人间大爱,感动无数浪子回头

  2010年世博会期间,专管监区被装扮得面貌一新,监区“读书角”干净整洁,活动室墙壁上挂着油画小组创作的作品,黑板报不断更新着世博会的各类信息,监区门口则是设计精美的世博宣传画,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氛。这些都凝结着监区艾滋病犯王某的汗水。这个曾经的病犯、危险犯、重刑犯,如今成了监区文艺活动的活跃分子,世博义务宣传员。用王犯自己的话说:“家庭曾经嫌弃我,社会曾经抛弃我,可监狱没有放弃我,而是关怀我,温暖我,让我感受到人间自有真情在。”

  世博会召开几个月前,王某因杀死同性恋男友被判死缓入狱服刑。杀死男友的强烈负罪感和尖锐湿疣的病痛折磨,使王犯在审判阶段就强烈要求法院从重判处,只求一死。案发后,王犯前后三次自杀未遂。对于这个一心求死的艾滋病犯,管理的难度可想而知。胡水清毅然向监区提出了“收治”王犯的请求,在确保安全的世博承诺面前,他再次自告奋勇的挑起了重担。

  胡水清知道,要医好王犯的“心病”,就必须先治疗他的“疾病”,建立起身体康复的信心。在提请监狱研究同意后,胡水清开始为王犯联系医院,各大医院均因重重顾虑婉拒了胡水清的请求。一次次的拒绝并没有熄灭胡水清的希望,反而更坚定了他的决心。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他终于找到一种不用手术的“土办法”,用人工清创患处,尽管患者要承受更多痛楚,但总算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为了说服王犯配合治疗,胡水清将王犯父母从浙江农村接到上海,为他们找好栖身之处和临时工作,请他们一起来做王犯的思想工作。在反复的思想攻势下,王犯终于被说服,愿意接受治疗。胡水清马上请来市疾控中心专家共同制定治疗方案,开展治疗。

  长期的病痛折磨使王犯身体非常虚弱,胡水清在生活上给予王犯精心的照顾。每天早上特意为王犯增加了一个鸡蛋,还自己掏钱给王犯购买营养品,补充体力。经过三个月的治疗,王犯的尖锐湿疣有了明显的好转,精神状态也随之得到了改善,思想情绪逐渐稳定下来。

  这些年,胡水清不仅在生活上和精神上给予这个特殊群体以无微不至的关怀,当这些大墙内的特殊服刑人员遇到离婚、子女抚养权、财产纠纷等困难时,胡水清也总能及时伸出援手,帮助联系律师、志愿者,为他们解除后顾之忧,使他们能够安心改造。胡水清和同事们的滴点行动就像甘露滋润着服刑人员干涸的心田,感召着他们浪子回头金不换。

  不抛弃、不放弃,他用真诚付出缔造人间和谐

  艾滋病犯吴某事先并不知道自己是HIV病毒携带者,在新收犯监狱入监例行体检中,他被检查出感染了HIV病毒。这不等于被判了死刑了吗?吴某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当胡水清把病历报告放在他面前时,吴犯双手颤抖,脸色苍白,声泪俱下的说:“我对不起家人,对不起老婆!警官一定要为我保密,不要把病情告诉家人。”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在胡水清和风细雨的耐心开导下,吴犯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逐步接受了现实。但由于艾滋病的不可逆转性,吴犯的身体时好时坏,就像一根久已绷紧的橡皮筋,随时有绷断的危险。2011年4月,吴犯病情突然恶化,监狱医疗条件已无法满足救治需要,需尽快及时办理保外就医。

  吴犯家住云南边陲,无法联系到他的家人,监狱委派胡水清带着工作函远赴云南落实保外事宜。胡水清不顾隐隐发作的胆结石,经过三天三夜的辗转奔波,终于在重重山峦中找到了吴某的家。眼前的景象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破旧简陋的几间房子徒有四壁,靠着吴某妻子下矿井和年逾花甲的母亲捡破烂维持,养着几个孩子,供应即将高考的女儿。她们自己生活都有困难,根本无力照料一个卧床的病人。吴某妻子断然拒绝吴某保外回家,还当场提出了离婚要求。失望之余,胡水清把身上多余的钱留给老人,只得重返上海。

  吴犯知道后,情绪跌落谷底,拒绝与人交流,拒绝任何人帮助,就连胡水清也被“拒之门外”。非但如此,他还连续几个月不吃不喝,只能靠输液维持。胡水清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知道,心病还要心药来医,解铃还须系铃人,必须说服吴犯妻子,接纳他回家,才能打消他的顾虑。于是,胡水清开始给吴犯妻子写信,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吴犯妻子打消离婚的念头,并在给吴犯的信上写到:“这次没有接收你,是目前家境的拮据困难,女儿的前程要紧,希望你能谅解”,吴犯心情大为好转,开始主动进食,病症也有所减轻。胡水清抓住这一契机,继续与吴妻进行联系,及时反映吴犯病情好转的情况,吴妻的态度也逐渐发生着转变。一段时间后,吴妻来信说:“上次没有接收你,是因为家境实在拮据困难,女儿的前程要紧;这次我能接受你,是有感于离你身边最近的亲人——尊敬的政府警官,是他们给予了你生活下去的勇气,使你的病情渐渐好转,更给我们的家庭带来了希望!”吴犯把这封宝贵的家信紧紧贴在胸口,“扑通”一声跪倒在胡水清面前。

  后记

  “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有勇气做我自己”,在艾滋病监区专场文艺演出舞台上,胡水清与艾滋病犯手牵手,共同演绎这首《感恩的心》,虽然没有动人的音色,没有华丽的灯光,但台下的民警和服刑人员却报以了持久不息的掌声,更有人轻轻擦拭着眼角的泪花。是什么感动了我们,是什么触动了他们?是人与人之间的尊重、心灵与心灵之间碰撞,是红丝带所象征着的对艾滋病患者的关心与支持,对生命的热爱,以及对患者人权的尊重。这就是一名普通监狱民警用最真挚的热忱唤起的一份真诚的感恩,是一名普通监狱民警头顶国徽,绽放出内心中对事业那份矢志不渝,坚定不移的忠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