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风采

图片集锦

穿警服的内科专家——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民警潘澄

2016/7/5 10:06:59       

  图像

  尖厉的警笛呼啸而至,看守所送来一名犯罪嫌疑人,因害怕自己所犯罪行面临法律的惩罚,而吞食大量异物,病情危急……

  一名艾滋病罪犯情绪激动,不吃不喝,每当有人靠近时,就手抓脚踢,大喊大叫,威胁要把病传染出去……

  被诊断为急性胰腺炎的一男病犯病情不断反复,血常规正常,但尿检却屡屡异常,原来他为了不回监狱,竟然故意往尿里吐唾沫……

  这些镜头发生在一家医院,但这不是普通的医院,而是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这里的病人来自上海各监狱和公安看守所,他们是病人,也是罪人,他们有着需要医治的病体和需要救赎的内心。于是,这里的医生注定是不平凡的,除了具备高超的医疗水平、救死扶伤的医者仁心外,他们更具有高度的职业素养和执法水平。潘澄就是其中一位优秀的代表。

  甘愿舍弃优厚待遇,义无反顾投身监管医疗事业

  2008年,潘澄40岁,那年,他做出了人生一个重大的举动:放弃社会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医师优厚的待遇,投身监狱人民警察的队伍,成为一名身穿警服的医生。

  每天清晨,潘澄和大家一样,上岗第一件事就是换上警服,所不同的是,警服的外面,他还要再套上一件白大褂。一套衣服承载着一份责任,两套衣服集一身,叠加后的神圣和沉重,一如潘澄特殊的身份和使命:警察和医生,执法和行医。

  一次深夜,市女子监狱送来一名艾滋病病犯,名叫玛丽,是个黑人。由于免疫力下降引起多种并发症,病犯已经意识模糊,呼吸急促,生命垂危。接到医院电话后,潘澄立即起床出门,轻轻掩上家门的那一瞬间,发现怀孕临产的妻子背朝自己,肩膀在微微耸动,他不禁眼眶一紧,鼻子发酸。因为潘澄的工作长期接触X光线,所以他们婚后把造人计划一拖再拖,如今,妻子已是四十出头的高龄产妇,正是最需要他守在身边的时候啊。潘澄很想抱抱妻子宽慰几句,但时间就是生命啊,他一咬牙,头也不回地冲入了刺骨的寒风中,赶赴急救现场。

  当时,病犯玛丽瞳孔已出现散大,表现为明显的急性左心衰症状,生命已处于死亡边缘。潘澄立即针对病情实施一系列有效的抢救措施,强心、利尿、扩张血管……抢救结束后,潘澄仍然不休不眠地守在医院,硬是等到了病犯“宝贵”的一泡尿,这才舒了一口气。根据长期的临床经验,潘澄知道危重的心脏病患者尿量增加,意味着存活的几率增大了。如此惊心动魄地与病魔作战,终于把昏迷多日的病犯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当玛丽终于睁开双眼时,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面带微笑的眼镜医生潘澄,她伸出大拇指,用这种方式感激他的救命之恩,潘澄也欣慰伸出大拇指,说,你是“超级玛丽”,你有顽强的生命力,好样的!

  悬壶济世救治死刑犯,大爱无悔唤醒善良本性

  潘澄负责的内科病房有120张床位,365天满员,其中有半数以上是由公安系统送来的犯罪嫌疑人或已决犯,从拘留5天的患病者到即将执行死刑的罪犯,形形色色。罪犯王某贩毒数量巨大,被判处死刑等待执行,期间,王某因肝硬化从看守所送到监狱总医院,第二天又并发症消化道大出血,生命危在旦夕。潘澄会同外科、感染科等全力抢救。王某求生意念弱,清醒的时候看着医护人员忙碌地奔波,看见潘澄额头密布豆大的汗水和白大褂里面闪亮的警徽,便念叨说,医生,反正我是要死的人了,你们不要救我,没价值。潘澄说,老王,不要多想,现在你首先是个病人!一句老王引出了这个冷酷毒枭的热泪,随着宝贵的600cc的鲜血泊泊流入体内,王某在身体被救治的同时,灵魂中的那一抹善念,也开始被渐渐唤醒。

  离开监狱总医院后,王某给潘澄写来一封信,信中说:“尊敬的潘医生、潘警官,当您看到这封信时,我应该已经走了。我要真诚地感谢您。之前因为种种原因,对于贩毒我认罪但并不悔罪,我恨这个社会……没想到,您没有放弃我这个罪大恶极的待死之人,而是全力抢救,给了我生命中最后几天的美好。最终,我没有死于自己的病,而是死于自己的罪,可能这就是法律的力量吧。感谢您消除了我内心的仇恨,让我走得很平静。我想,带着这一份平静,至少来世我会做一个好人……”

  敏锐洞察伪病诈病,业务精湛公正执法文明行医

  警察医生,这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对个人的业务素养和思想觉悟有着特殊的要求,既要有医生悬壶济世的情怀,又要有警察坚定奉献的信念,两者相辅相成。诚如潘澄所说,没有对生命和人性的敬重,干不了这一行。同样,缺乏对公正执法的理解和执行,干不好这一行。

  罪犯病人,这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和社会上正常的病患不同,少数罪犯无病装病,或者夸大病情,为了内心不可告人的目的,有时候他们似乎更愿意一病不起。不配合治疗,甚至绞尽脑汁搞一些小动作,掩盖事实,拖延治疗,这种情况常有发生。身为内科主任的潘澄经常对同志们说,执法行医,不要忘记我们是双重身份,要激活我们作为警察的敏锐和洞察,和狡猾的病犯斗智斗勇,维护执法的严肃公正。

  “医生,我这病能不能保外就医?”有时候,潘澄的听诊器刚伸出去,病犯就急切问。“你是想把病看好,还是不想?”潘澄笑,不愠不火地继续检查。

  有一名服刑人员在贫血和胃炎治愈后,本该出院,却陷入莫名低烧,持续一周多。细心的潘澄觉得蹊跷,便让护士用体温计分别对其口腔、腋下等部位反复测量,三套表结果比对下来,肛表正常,腋下和口腔反复低烧,最后发现,原来该犯采用口含开水和腋下摩擦等伎俩,造成低烧不退的假象,企图赖病逃避回监狱劳动……

  来到监狱工作这些年,潘澄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自己特殊的岗位,期间,他主动参加执行了4次长途押送外省犯人的艰巨任务,抢救、治愈了数以千计的病犯,其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人格,赢得了领导、同事和病犯的尊重和好评。2009年以来,他先后荣获上海市五一劳动奖章、全国监狱劳教(戒毒)工作先进个人、上海市市级机关优秀共产党员等荣誉称号,3次被评为上海市司法行政系统先进个人,2次荣立个人三等功。

  罗曼·罗兰曾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那是了解生命且热爱生命的人。潘澄说,他要补充一句,尊重法律,执行法律,如此,才是警察医生这一特殊战线上白衣战士的完整座右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