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风采

图片集锦

飞越“疯人院”的歌声——记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民警陈志伟

2016/8/26 15:15:52       

  图像

  外有高墙,内有“心墙”,他们与自由的一墙之隔,是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他走出洁白的象牙塔,穿上一身藏青。像一名战士,用血肉铸就平安的城墙;像一位天使,用灵魂撞击命运的围墙。他让笑容出现在他们脸上,他让歌声飞出了围墙。他就是上海市提篮桥监狱四监区精神病犯主管民警陈志伟。

  让歌声飞出无法逾越的“墙”

  2011年4月的一天,当2辆来自南汇监狱的囚车,将数十个人送进监区大门时,陈志伟的心情不由自主的忐忑起来。他们就是“传说中”的精神病犯。由于人身危险性大、不可预测性大、改造反复性大、情绪受外在因素影响大等特点,可以说管理精神病犯不是困难的任务,而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从那天起,从警才2年的陈志伟每一天都在这个全局唯一的精神病犯管区,向“不可能”挑战。

  精神病人和罪犯,任何一种身份都会让人心生龃龉。当两种身份叠加在一起的时,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

  动手打架的、自伤自残的、搞恶作剧的、唯恐天下不乱的,精神病犯干这些事,完全不需要任何理由,完全不需要任何准备。在监狱这么一个封闭压抑的环境里,如何宣泄他们的剩余精力,疏解他们的不良情绪,降低他们的违纪率呢?

  通过心理团训、书法矫治、队列操和游戏等形式的尝试,陈志伟发现音乐矫治的效果尤为突出。于是他搜集大量好听易学、节奏舒缓的歌曲,在起床、劳动、午餐、活动情况下适时选择一定曲目在精神病管区播放,促进不同情境下精神病罪犯的情绪疏解和注意力转移;还要求精神病罪犯说出自己希望听、要去学、想要唱的歌曲,并利用下班时间在网上搜集歌词和曲子向小组精神病犯进行讲解、传抄、教唱,鼓励精神病罪犯将歌曲唱出来、唱大声。为更好的开展工作,陈志伟还自学了乐理、演唱和指挥技巧,并经常手把手向病犯传授,利用工作间隙,积极组织精神病犯进行合唱训练。经过一段时间的熏陶,本是“乐盲”的精神病犯们逐渐萌发了对音乐的兴趣,一有机会就要唱唱歌、听听音乐。由于在歌唱中精神病犯的剩余精力得到正面引导,罪犯的精神面貌有了可喜的转变,小组的违纪率也大大下降。

  当患有精神分裂症周犯,在队伍中又唱出一个不和谐音时,陈志伟不禁莞尔一笑。之前的周犯和正常人之间,仿佛隔着一堵无形的“墙”,孤独、多疑、易怒,违纪事件不断,虽然他就在你面前,但你根本不清楚他们在想什么,要干什么。经过陈志伟历时8个月的音乐矫治,和每日手把手的教唱,周犯不但终止了违纪,还顺利进入了监区合唱队。虽然差错不断,虽然洋相百出,但每当周犯含着眼泪浑身颤抖地引吭高歌时,他的灵魂仿佛插上了一双音符的翅膀,飞出了他心中的“墙”,飞出了周围的铁窗。

  以勇气迈过无法跨越的“坎”

  每一个精神病犯都是一枚“定时炸弹”,随时可能“自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而小陈和同事们却要时刻关注他们,了解他们的精神状态,精心照顾,耐心管理。然而他得到的却并非都是感谢,有时甚至是殴打和谩骂。

  那天,抑郁症犯张某毫无征兆地一声暴喝,随即猛地用头撞墙。陈志伟奋不顾身冲了上去,挡在比自己整整高一头、大一圈的张犯面前。然而发狂的张犯犹如妖魔附体,山洪暴发般的力量势不可挡,一下就把陈志伟撞得弯下了腰。钻心的疼痛没有使小陈退缩,他的双手死死撑住张犯的上身,双腿和臀部紧紧抵住背后的墙,不管胸口、肚子被怎么撞、怎么打,不管整个人被怎么摔、怎么甩,他一步都没有后退。终于,毫发无伤张犯被赶来的同事们送进了严管队,一身淤青的陈志伟却被送到了医院。

  哪个孩子不是父母的心头肉,当小陈母亲泪流满面地触摸着他身上的伤,劝他在家休养,别再去管精神病时,小陈握住母亲的手,温和而坚定地说:“妈,我是一个监狱警察。”

  妄想症犯盛某,一次发病,把大便弄得身上、床上、地上到处都是,一有人靠近,他抡起大便就砸。小陈一边用遮挡物抵挡丢来的粪便,一边和另一名民警冲进监舍,合力将他抬出来洗漱。盛犯哪里肯听话,一直奋力挣扎、反抗。纽扣被扯掉了,手臂也被抓破了,但小陈全然不顾这些,认真地为盛犯清洗。当盛犯干干净净的躺在了更换一新的床上,小陈的身上却变得臭不可闻。盛犯母亲在会见时得知这一情况后说:“你们比我们这些做父母的对他都好啊!”

  近5年精神病犯矫治,陈志伟不知被打过多少次、被吐过多少痰、被骂过多少遍。然而对监狱工作的忠诚和执着,和对精神病犯这一弱势群体高度的关爱和同情,让他忘却了自己伤痛和委屈,让他始终在这个高危的岗位上无私无畏地拼搏着、奋斗着。

  用执着弥合支离破碎的“心”

  罪犯是被围在监狱的高墙里出不去的人,精神病人是被围自己的“心墙”里出不出来的人,精神病犯是被夹在两道墙之间,身心备受煎熬的人。陈志伟始终坚持用心包容他们,用情温暖他们,用真诚感化他们。

  年近古稀的抑郁症犯林某,做梦也想不到他还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和女儿。他因病发杀死妻子,自己锒铛入狱,又被儿女深恶痛绝,想见他们一面,却始终心愿难偿。数个月来,陈志伟坚持每周与其子女联系,并多次赴其子女所在街道、居委会联系,化解双方矛盾。不管被拒之门外多少次,不管被来回奔波多少回,陈志伟始终没有放弃。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当血脉相连的三个人相对而坐,在炽热的亲情中,所有的仇恨都烟消云散了。三个人不停地流着泪,对小陈说着:“谢谢”。看着他们尽释前嫌,小陈的心里也是一阵欣慰。

  韩犯准备在轮椅上坐一辈子了。他患有癔症性躯体障碍,几近下肢瘫痪。别人都以为他不行了,但陈志伟偏偏不信邪。他每天利用休息时间,帮助韩犯进行广播操、扶墙走等恢复性训练,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月以后,韩犯终于在不借助外力的情况下迈出了第一步;三个月以后,他终于能单独跛着脚走路;半年之后,当家属看到韩某平稳的步伐时,他们望向小陈的眼睛里,满含着泪花。

  狂躁症犯李某,故意杀人罪,自伤自残多次,身上伤痕无数。入监后便又要寻死,被保护性隔离。陈志伟坚持每天至隔离区了解该犯情况,并与其聊天。明确该犯性情冲动、暴躁、易怒后,小陈随即运用心理治疗的方法,教导李犯愤怒控制法和注意力转移法。一是让该犯在发怒时,不要冲动,而是在纸上写下5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并对每种注明优缺点;二是让其每天抄写名言警句;三是让该犯多读书、看报;坚持数月后,李犯情绪有了巨大的改观。正常改造后陈志伟坚持跟踪治疗,并关照他有事找民警、找医生,不要冲动。目前该犯改造情况平稳,再无自伤自残事件发生。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陈志伟目前的成绩也由日常工作的点滴积累起来的。在精神病管区建立伊始,他就和精神病罪犯专管民警团队一起从无到有、由粗到细的建立起了对于精神病罪犯管理教育的一整套工作措施和方法,小陈更是通过不断学习精神病人管理与治疗的专业知识,搜集相关资料,积极探索和总结,配合监区健全和完善了精神病犯一日生活作息制度和工作流程规范,并根据精神病犯分类管理的要求,明确疾病类型和防治重点,加强了防控的针对性,凸显了管理的实战性。

  6年来,陈志伟同志先后管理过精神病犯60余人,开展精神病犯心理团训8次,合唱兴趣小组活动25次,书法兴趣小组10次,英语兴趣小组活动12次,艺术折纸兴趣小组活动20次,组织广场舞比赛排练15次,尤其是他的音乐矫治管理中取得了显著成效。为此,他获得公务员个人嘉奖,被评为监狱个别教育能手。

  抑郁症、狂躁症、妄想症、精神分裂症,每一个词就像是一道翻不过的坎,一块啃不动的骨头。然而以陈志伟为代表的精神病犯专管民警,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唱响了精神病犯治疗与改造的壮美乐章,这歌声飞出了监区,飞出了高墙。它告诉所有人,大墙内特殊战场的勇士,正在为监狱的安全稳定,为社会的安宁和谐,为教育人、改造人、挽救人的神圣事业,不断谱写着感人的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