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官风采

图片集锦

清芬善解秽 馥兰吐幽香——记上海市女子监狱民警杨馥兰

2016/8/30 9:28:33       

图像

  杨馥兰,安徽黄山人,十八岁从警,扎根白茅岭农场,后调至女子监狱从警,几十年来,在女犯改造岗位上清正坚守,无私奉献,如一丛幽兰,默默吐露着芬芳……

  不忘初心,平凡工作孕育着非凡的能量

  杨馥兰父母皆为京剧演员,勤勉敬业,刚直质朴。杨馥兰姊妹自幼受艺术浸润,歌、舞、戏、画造诣颇高,可谓出身文艺家,行止无庸人。从小,她向往警界生活,从枫树岭下的白茅岭农场,到泗泾镇旁的女子监狱,她勤勤恳恳几十年如一日不改初心,分别获得局三八红旗手三次、局综合治理先进个人6次、公务员嘉奖6次、先进个人和科室标兵3次,优秀工会工作者2次。她勤练内功,锐意创新,先后创作了《从头再来》、《破茧》、《归疆情》、《蓝白之梦》等经典节目,受到全局内外的一致好评。

  她心系大墙内的女犯,用大爱无疆,用娇弱的身躯为濒临绝望的女犯送去一根救命稻草。自担任女监的综合治理工作以来,其以一颗尽责向善之心,无数次解答女犯提出的各种各样的问题,为解决女犯实际困难无数次奔走于各区县的安帮部门,无数次地接听着刑释人员打回来的电话,也无数次的感受到女犯重新安居乐业所带来的喜悦。

  从警二十年来,杨馥兰同志用艺术手段矫治和帮教失足女性多人,成为女监艺术矫治和综合治理领域的一名不老警花;她用艺术温暖了女子监狱,她用矫治带给服刑人员新生,她在平凡的岗位上谱写了一曲高昂的红烛赞歌。

  艺术矫治,许她一个不一样的未来

  2001年建监六周年的时候,女子监狱要组建新玉兰文艺演出队,人才匮乏,物品短缺,幸得馥兰,临危受命,产假未满,便投入文艺演出队组建工作。此一干便是十五载风雨与艰辛,她将组建南岭艺术团的经验及自身的专长全情倾注,从演出队到艺术团,收获的不仅仅是一座座奖杯,更是团员破茧的决心与重生的希望。

  高犯,80后,陕西省汉中人,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案发前就职于某美容美发公司。入监之初,该犯终日以泪洗面,对监狱生活迷茫恐惧。家人无法经常来沪探望,该犯改造消极,漫长刑期,不知如何度过。高犯的改造困境得到杨馥兰的关注,她积极吸收高犯为艺术小分队的学员,并亲自督促该犯接受艺术改造。两年后,在杨馥兰的细心教导下,成长为艺术团的骨干力量,在高墙内外的演出中都有极好的演出效果。同时,杨馥兰还为高犯申请了一名帮教老师,引导她打开心灵,走出改造误区。作为一名外地籍服刑人员,高犯没想到自己也有这个机会。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帮教老师竟然是原公司的领导!领导带来了同志们对她的问候,并为高娟的举动表示惋惜,同时表示公司不会放弃她。七年来,原公司帮教志愿者数年如一日,对高犯不离不弃,高犯的改造非常顺利和成功。回归社会后,高犯又回到原来的公司,一切从零开始。经过艰辛努力,两年后便升任为公司为数不多的高级美容师。她说:“我心中充满感激,感激在我人生低谷的时候,杨警官对症下药,破例为我请来帮教老师,如果不是她们数年不变的关心和帮助,如果不是给我这么好的回归平台,我都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今后我只有更加努力工作,回馈杨队长,回馈我的公司,回馈大众社会。”

  张犯,陕西农村小媳妇,因暴力杀人获罪,被家人抛弃,终日以泪洗面,不知路在何方,由杨警官在十年的耐心带教中学会了坚持、感悟了生命的美丽,回归社会后成为一名成功的美容师;赵犯,因调犯移押至江西,利用其在艺术团习得的艺术素养成为江西女监的文艺骨干,改造顺畅,回归后,她给杨馥兰寄来感情真挚的感谢信:“亲爱的杨老师,今天的我是我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吃了这场官司,我会在哪里?会在干什么?遇见你我才知道,像我这样的人也是有讲艺术的资格的,像我这样的人还可以有另一种活法的,谢谢你!”

  艺术团成员们尝到了努力带给她们的成功体验,看到了形体训练带给她们的美好形象,体验到了艺术矫治带给她们的灵魂升华,也由衷产生了对生活的热爱和改造的信心,这一切激发和鼓舞着杨馥兰的创作热情,也让她看好女监这个工作平台,她决定不予理睬外单位抛来的橄榄枝,在女监这份神圣的土地上,扎根岗位,深耕精做,做出自己的成绩,实现自身的价值。

  帮教安置,护她一处心安之所

  宽不过囚,严不过人。这是杨馥兰同志的管教理念。一些女犯因为感情用事,在年轻的时候做下错事,留下余孽,理应收到刑事惩罚。在她们认罪悔罪赎罪后,她们刑满释放了,但因为长时间与社会脱节,有的还缺乏亲人的关爱,回归社会后,更容易成为新的不稳定因素,为社会的和谐发展增加壁垒。因而向刑满释放人员及时伸出援手,也是杨馥兰的工作愿望。

  1965年出生的周某,年近半百,20余年的狱内生活,加之文化水平低,监禁性的人格在她身上体现得较为典型,随着出狱的日子一天天临近,别的女犯都向往着早日走出监狱,然而,没有亲人、没有房子、没有身份证、没有户口、没有谋生技能的周某却一脸愁容,害怕回归社会。

  面临回归,焦虑导致周某的情绪越来越难以控制,她又开始打骂同犯、漫骂警官、频频违纪,给监管安全带来极大的风险,成为监区管理教育的“烫手山芋”。

  为了让周某顺利回归,并顺利适应社会生活,杨馥兰马不停蹄地联系开展周某的刑释衔接工作,成为接手烫手山芋的人。她勤向公安局、司法局和地区妇联反映情况,邀请社会力量帮助解决该犯回归问题,通过近一年的多方协调、妥协,终于解决了周某出狱后所面临的亟需解决的问题。

  所有的问题已经解决好了,但杨馥兰还是不放心。因为周某已经脱离社会22年,她本人精神状态也不是太好,再加上一个人在家,没有亲人关心帮助怎么行?杨馥兰于是又请求地区司法所尽可能多给予周某关心和温暖,相对固定地“上门帮教”周某,保持经常性地谈话谈心和持续跟踪,切实解决其实际困难。同时,杨馥兰还邀约地区安排具有心理专业知识的人员,定期对周某开展心理疏导,帮助其建立健康人格,逐步融入社会。经过一段时间的开导,周某慢慢建立起了独自生活的信心。

  “什么?你又被解雇了?再给你找一份工作?”这已经是杨馥兰这半年来给周某找的第五份工作。她一次次被解雇,但杨馥兰总会耐心地一次次请求地区安帮办帮她找工作。现在,杨馥兰又帮她找到了一个护理偏瘫老人的工作,希望她能够坚持下去……杨馥兰曾经告诉过周某,遇到困难可以,向居住社区求助,但回归社会的她,一碰到烦心事,例如,不知道怎样把钱存入银行,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民警杨馥兰,杨馥兰只好一次次地到她家里帮助她。

  作为老年人的周某还喜欢夜里给杨馥兰打电话。夜间瞌睡少,她便找杨馥兰唠嗑。抱怨自己去菜市场买肉,因为自己一个人吃不下太多肉,又没有冰箱,只想割三两肉,结果卖肉的都不卖给她,还骂她,赶她走。杨馥兰只好建议她买一斤,然后腌渍保鲜。

  有付出就有回报,杨馥兰的细致和耐心也在潜移默化地感动着周某,2015年大年初一,杨馥兰接到了周某的问候电话。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杨馥兰感慨地说,“我们的十分付出,能让服刑人员学会一分的感恩,我就觉得我的工作是有意义的。我有一个预感,”杨馥兰呵呵笑着说,“我放心不下周某,她也信任我,我的后半生可能都要和她联系在一起了,累,但也快乐着。

  当杨馥兰一次次为周某解决困难、争取社会各界对她的关心和帮助的时候,有些人会不理解,像这些曾经给社会造成危害的服刑人员,是不是值得民警这样的付出,然而杨馥兰有自己的信念:这是监狱人民警察的职责所在,监狱不仅是刑法执行机关,也是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场所,综合治理是监狱工作的社会延伸,是为帮助服刑人员平稳回归社会而设定的,目的是为了帮助服刑人员和社会生活无痕衔接。这样做更是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不让任何一个回归社会的女犯感觉不到社会的温暖,不让任何一个“三无”女犯没有安身立命之处。所以,面对服刑人员罪恶的过去和她们身上一些顽固的“污迹”,她没有丝毫嫌弃,用善良唤醒良知,她用世间最温和的方式把爱和真诚播撒进服刑人员心中,最后,她收获的是满满的成功和感恩。

  这就是艺术矫治200余人,组织帮教女犯千余人次的杨馥兰同志,每个工作日,她总是迎来送往,电话不断。她永不疲倦地为女犯的改造与回归忙碌着,她容貌清丽,身姿年轻,在帮助女犯的道路上,她永不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