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法治报》:常在河边走,“成功”原是一场梦

2021-08-30 02:52

字体: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讲述:上海市青浦监狱服刑人员 郭子满(化名)

  整理:上海市青浦监狱民警 王枫

  记者 徐荔

  年过五十的郭子满曾是身边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如今却身处囹圄。为了追逐金钱,他游走在法律的边缘,终于东窗事发,因为走私废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此时,他才发现,成功原来是一场梦。

  直到那些值得骄傲的头衔、光环都已成为过去,所谓的朋友也纷纷避嫌,郭子满终于开始思考,自己还拥有什么?对自己来说,真正重要的是什么?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郭子满的报关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只有几个人的公司,却比其他规模大的公司赚得都多。一切看似美好,其实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触犯刑律。而他最终落得十年牢狱之灾。其实,在郭子满开始第一步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祸根。

  我是专门给一些公司做报关的。有些客户公司做的生意上不了台面,他们把国外废弃的塑料运回来,再卖给国内的厂商。这几年国家重视环保,不能再从国外进口“洋垃圾”了,这样的生意当然就不能做了。但因为有利润,总有人铤而走险,我也是其中一环。其实,一开始我觉得自己是无罪的,狡辩称客户公司在箱子里具体装了什么我并不知道,我帮他们报关都是纸上谈兵。但是相关证据和证人证词都显示我是明知故犯,我知道我是躲不过去了,因此二审开庭的时候,我认了罪。

  会上这条“贼船”,我也经历了一些曲折。最初,我是做塑料生意的。可是才做了几单,就被骗了。塑料的种类很多,至少有80多种,再细分可以分到200多种。我一开始不懂其中的门道,就被坑了,亏了钱。后来发现做这一行水太深,就转头专门做塑料的报关生意。

  做的时间久了,我逐渐能够把握海关查验的尺度,开始凭经验打“擦边球”。胆子越做越大,“潜规则”越运作越熟练,钱也赚了不少。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最终还是栽在了自以为是里。

  曾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

  郭子满觉得自己以前在社会上算是“成功人士”,但在精神上却是贫乏的。有人觉得,有了钱之后就幸福了。其实,这离幸福还差十万八千里。真正到了监狱之后,静下来去反思,亲情和平淡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而这些,在拥有的时候,又觉得太平淡。

  我在外面听人家讲,监狱里面很黑暗,住的地方很脏,吃的饭菜都是发霉的。但到青浦监狱服刑之后,发现完全不是这样。监房窗明几净,食材很新鲜,有荤有素营养搭配,不会吃不饱,味道也可以。原来对监狱的期望比较低,来服刑后却是超出预期。民警也不像传说中的那样可怖,虽然严肃,但并不严苛。这样的服刑环境安定了我原本焦灼的心情。以前在外面没有时间想的事,现在也能沉下心来好好想。其实在吃官司后,我就开始反省,以前对人生的理解真的太肤浅了。

  以前在外面,我做生意一个月赚四五十万元很正常。有钱了,就觉得自己是天之骄子,感觉很好。开着一百多万元的车子,在徐家汇和五角场有两套房子,在青浦淀山湖还有套别墅。有一次在路上开车,我抢人家的车道,人家不让,我还下车跟人家打架。

  这次被逮捕关押在看守所的时候,接受了法治教育,我才知道打架的后果——“赢了吃官司,输了上医院”。

  我的“嚣张”不仅在为人处世上,对自己也很不负责。以前,我经常打牌到半夜,第二天即使很困还是会开车出行,烟瘾还很大,每天抽烟要抽三四包。现在想想,疲劳驾驶太危险了,一个不注意可能就会酿成惨剧。而不断抽烟消耗的是我的身体,加剧得病的风险。

  为了忙生意,我经常要出去应酬,陪伴家人的时间不多。但有时候,我只是想自己玩。虽然父母也在上海,我一个月却难得才回去一趟,每次都是吃顿饭就匆匆走了,借口说自己很忙,其实有时候就是打牌去了。和妻子吵架后,也不想着哄哄她,而是索性一天都不回家……

  我被抓后不久,得知了母亲得肺癌的消息,一瞬间只觉得愧疚无比。我为母亲担心,却什么都做不了。后来母亲还坐着轮椅、拖着病体来看过我,听家人说,母亲的病有希望治好,我也希望她能好好的,等我出去了,一定好好尽孝。

  经历了这些,我突然觉得自己过去很荒唐,喧嚣浮躁的生活,让我迷失了方向。失去之后,才知道拥有的美好。我羡慕那些一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时刻,哪怕什么都不做,只是一起坐着聊聊天,平平淡淡的,就是一种幸福。

  我以前觉得赚很多钱就是了不起,为了赚钱自作聪明做了很多事,可是现在,那些房子、钱换不来“重新来过”。我刚被抓那会还曾想,如果能卖一套房子换不吃官司就好了,如果一套不行,两套也可以。后来才明白,这些都是自己的空想